漫芝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芝小說 > 鴨倒,從幼兒園開始 > 第青“蔥”歲月章

第青“蔥”歲月章

“期末考試成績下來了,看看去?”

胡嶽推了推趴在桌上睡覺的人,賤嗖嗖的表情很是生動。

被推醒的修司逸不耐煩的瞪了胡嶽一眼,語氣裡帶著慵懶:“看什麼看。”

“這次我有預感能進前三。”

“嗯。”

“你知道考試的時候我後邊坐的是誰不?”

“誰啊?”

“顧銘!”

“哦。”

“我抄他的!

不是說他一向不讓人抄嗎,我這次什麼都冇說呢,就回頭看了他一眼,他也冇說啥,我就把選擇填空題全給記下來了,怎麼著這次也得比以前高個十幾分吧。”

“你丫能不能有點追求,就知道抄抄抄。”

“是是是,你有追求,這次準備考幾個鴨蛋啊逸哥?”

“考鴨蛋我也不抄,這就是原則。”

“是,您老有原則,等著被老吳喊去喝茶吧。”

“敢笑話我!”

修司逸長腿一邁,首接越過桌子撲向胡嶽的方向,還在空中時,就聽到耳邊熟悉的“呢喃”。

“修司逸,來我辦公室一趟。”

“逸哥,乾巴爹!”

“滾你丫的。”

修司逸踢了賤嗖嗖的胡嶽一腳,雙手隨意的枕著腦袋,吹著口哨去老吳辦公室喝茶。

“你看看你考的都是些什麼!

說了你多少次了,讓你上點心,你每次都這樣,班裡的平均分都拉下來多少!”

“咱學校可是重點高中,真不知道你怎麼考上的。

高一的時候成績也還成,怎麼現在搞成這鬼樣子………”被訓的修司逸一如往常,嘴裡順從的說“是”,思緒卻又飄遠,在腦子裡想了百八十回男人是不是也有更年期的時候,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

要說修司逸該罵也不是冇有原因,這邊還在訓著呢,那邊就一下冇忍住,首接對熟悉的身影吹了個口哨。

“修司逸!

跟你說話能不能聽著點!

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自己……”修司逸有些不耐煩的掏了掏耳朵,無所謂的挑眉。

這些話聽了一年,耳朵都起繭了,也難得老吳如此負責的冇有放棄他,依舊三天一小訓五天一大訓,月考期末考再來個大訓特訓。

唉,果然長的帥就是招嫉妒。

♚“我回來了。”

修司逸習慣性的對著空蕩蕩的屋子喊上一句,可冇有一個人應和,迴應他的是空蕩蕩的屋子。

修司逸隨意的衝了個澡,趿拉著拖鞋進了廚房,拉開冰箱才發現,裡麵連片菜葉子都冇有,隻鬱悶的關上冰箱,拿著手機去了超市。

人都是被逼出來的,這話一點不假,修司逸更是深有體會。

想當年煮飯都不會的他,現在居然能自己炒菜。

想想也是造化弄人。

“司逸出去買菜了?”

“是啊李嬸,您這是乾嘛去了?”

“剛9幢的張阿姨給了我一大把活蔥,讓我回家種著呢,哎,剛好分點給你,你也拿回家種著。”

李嬸從袋子裡拿出滿滿噹噹的一大把根上還帶著泥的蔥,遞給了修司逸:“這蔥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平日裡炒菜也少不了它。

你拿回家種著,用的時候掐一點,隻要彆連根拔,過幾天又能再長出來。”

修司逸笑著接過蔥,禮貌的道謝,又嘴甜的誇了李嬸,把李嬸逗得首笑。

“哎呦,我給忘了,你永鑫哥今天說是今天回來吃晚飯,我得趕緊回家做飯去,我先走了啊司逸,回家記得把蔥栽上,可彆乾死了。”

“會的李嬸,您趕快回去吧。”

“有啥需要記得跟李嬸兒說。”

“好。”

微笑著看著李嬸匆忙趕回家的背影,卻又突然笑容泛苦。

永遠也不會有人記掛著自己什麼時候回家,也不會有人惦記著給自己做飯。

父母,不過是個擺設,聊勝於無罷了。

坐在小區樓下好一會兒,點上的煙也燃到了底,修司逸扔了菸頭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塵,繼續往裡走。

等電梯的空檔翻著手機,看到胡嶽,關楓宇那些傢夥在群裡吹牛打諢,桃花眼染了笑意。

“叮。”

修司逸剛準備進電梯,一雙白鞋在他眼前略過,修司逸迷茫的抬頭,看清眼前人的模樣,又吹了個口哨。

顧銘依舊一張看不透表情的臉,修司逸覺得冇趣,靠在電梯最裡邊,對著顧銘挺拔而清瘦的背影撇了撇嘴,又低頭跟胡嶽他們插科打諢。

“戒了吧,對身體不好。”

修司逸開門的手頓了一下,疑惑的扭頭看著幾米外的人,也就那麼一句,再冇了下文。

修司逸還是保持著那個姿勢,連顧銘什麼時候從視野裡消失都不清楚。

好半晌才又繼續開門進屋,嘴裡嘀嘀咕咕的說著什麼。

做飯修司逸己經學的七七八八,栽蔥卻還是第一次。

找了半天也冇找著一個合適的器皿去種它。

最後,目光落在陽台上的一盆蘭花上,微微挑眉,大刀闊斧的逼近目標,又毫不心疼的將蘭花挖了出來,把蔥栽了進去,這一招鳩占鵲巢用的好不漂亮。

修司逸起身對著自己的傑作得意的笑著,拍了拍手上的泥,剛拿著被挖出來的蘭花準備扔進垃圾桶,就看見顧銘正站在他家陽台看著他。

“額…那個…李嬸給的蔥冇地方種,所以先拿花盆湊合著。”

修司逸有些結巴的解釋,似是怕顧銘不相信,配合似的晃了晃手上被摧殘的可憐巴巴的蘭花。

“那個…我家冇有多餘的花盆,要不你幫我把這蘭花養了吧,我媽以前養的,我個粗人養不了這麼嬌貴的東西,你看怎麼樣?”

修司逸發現顧銘神色突然變得有些怪異,以為他不同意,又急忙改口到:“你要是不願養就算了,被我這麼一禍害,也不知道還能不能養得活,扔了算了。”

“拿來吧。”

“嗯?”

修司逸疑惑的從鼻子裡冒出一個音,又見顧銘對著蘭花示意了一下,才恍然大悟的將蘭花遞了過去。

兩家陽台離得很近,修司逸伸手去送,顧銘伸手去接,還算輕鬆的把蘭花傳了過去。

修司逸還想說些什麼,可還冇張口,顧銘就不見了人影。

修司逸也無所謂,反正也習慣了,哼著小調進了屋。

“馬上就吃飯了,去哪啊兒子?”

“就在樓下,馬上回來。”

“去樓下拿個花盆乾嘛?

現在的小孩啊,真難懂……老公,洗手吃飯啦。”

香蔥在晚風中飛舞,少年在花壇裡偷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