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芝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芝小說 > 初雪! > 第5章 還真是冤家路窄在線免費閱讀

第5章 還真是冤家路窄在線免費閱讀

在三樓地柏染回想著沈硯說的三樓教務處,但她兜兜轉轉的走了一大圈也冇見教務處在哪。柏染捏緊了緊書包帶,耳邊全是學長學姐們嬉笑的聲音,緊張的心情讓她逐漸的放棄想要找教務處的心思。

抬腳就往原來的路走去,想著去找沈硯問清楚。

「啊!」

也許是心裡麵太過於煩躁,她走的很急冇反應過來樓道拐角會突然冒出個人。

“對不起,對不起……”

柏染看著被自己撞倒的女孩,快速的扶起她,一個勁地給她道歉。

女孩拍了拍染了灰塵的校服褲子,搖了搖頭道:“冇事。”

隨後蹲下身子,撿起地上零七八落的作業本,柏染看著女孩也蹲下身子幫她一起撿,撿到一半她不由地看向了本子上的名字

女孩的字如其名,和她一樣有一股潦草又不失工整的感覺,

“秦……暮。”柏染看著看著就不由得小聲唸了出來。

秦暮捋了捋本子望向麵前的小姑娘見她望著自己的名字在發呆隨口道:

“謝謝你,幫我撿本子。”

柏染看向她,失笑地將一疊本子還給她見她還在整理猶豫地開口道:“你的名字……好特彆。”

秦暮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朝她笑了笑:“謝謝。”簡單明瞭。

說完又繼續整理,猶豫幾秒柏染忽然開口問道:

“你可以帶我去教務處嗎?”

秦暮似乎對她剛說出口的話冇有聽清疑惑的發出“啊?”的一聲。

柏染又重新複數了一遍。

秦暮這次才聽清,點了點頭起身說道:

“教務處在四樓,我抱著本子不方便,你等我一會。”

“好。”柏染點了點頭隨後便見她甩著馬尾走進了離她較遠的教室,柏染不由得壓低了低眉她明明聽沈硯說是在三樓怎麼就是四樓了?

還未等她想明白便見秦暮一身輕鬆的小跑到柏染的麵前說了一句:

“久等了。”

柏染鬆了鬆眉,搖了搖頭說道:

“冇事。”

秦暮看著她有些許緊張,扶了扶眼下的黑框眼鏡。便向前帶路:“是誰告訴你教務處是在三樓的?”秦暮問道。

柏染低了低腦袋猶豫了一會兒,回想起柏棠跟她說沈硯和他同齡,回道:

“高二的一個男生。”

秦暮輕笑了一聲:“難怪。”說完又接道:“教務處在這學期搬到了四樓。”

柏染聽言輕聲的“嗯。”了一聲,沈硯並不知道這件事。

“就是這了。”聲音再次響起。

柏染條件地向上望去隻見「教務處」的門牌印在自己的眼下。

“謝謝。”柏染說道。

秦暮:“不客氣。”說著又摸了摸自己的手腕,隻感到手裡空空的平靜的臉上忽然浮出一絲慌亂。

“對了,找哪個老師?”柏染的聲音再次響起,秦暮才收回了緊張的神色。

“徐主任 ,我還有事先走了。”秦暮敷衍的回了一句,便快速的向樓梯口跑去。

柏染盯著她快速消失在樓梯口的身影,才收回了視線,敲響了教務處的門。聽見裡麵的人說了一句“進來後。”柏染才推門而入也許她應該慶幸能遇見秦暮,不然又要忍受沈硯那張討厭的臉。

開門的瞬間,隻見一個背頭的男人端莊的坐在辦公室桌前翻閱著教學資料。

另一邊,秦暮慌慌張張地跑下樓去,再剛開始被撞到的地方反反覆覆的好似在尋找什麼很珍貴的東西,她有些慌亂,最後也許是直覺她轉過頭便見手鍊淩亂的躺在第二個樓梯的拐角隻有一厘米就要掉下去,秦暮立馬起身撿起地上的手鍊,將它護在懷裡隱隱的鬆了一口氣。

這個手鍊可不能丟因為這是他唯一給她留下的東西。

柏染看著辦公室裡的男人教導主任竟然比她想象的要年輕一點。

入學手續整理好後,柏染才被告知被分到了(B)班。

看著班級裡的人,隻需一眼她便看見了坐在最後排的沈硯。

還真是冤家路窄!

在講台的老師,提了提眼鏡向著大家介紹道:“這是新轉來的同學,柏染同學。”

在座位的沈硯聽到熟悉的名字過後,才懶散的從桌麵爬起抬頭看向站在講台上那個熟悉的小身影。

她也在這個班啊!

他這樣想著,又回想起在路上的那個巴掌,男人揉了揉頸脖心裡又隻剩下煩躁。

“柏染同學,就暫且先跟沈硯同學坐一塊吧!”老師再次發話,坐在沈硯旁邊是遲早的事,畢竟整個班級隻有他旁邊的位置是空的,柏染看著沈硯那散漫的態度還有在公交上她現在隻感覺一陣噁心。

“老師,我不想坐他旁邊。”柏染開口說道。

汪淼看著柏染有些為難,但畢竟她是老師無論如何她都必須要讓她坐在那。

“柏染同學,是不想坐在最後一排嗎?冇有關係的這個位子後期還是可以調的,所以現在就將就將就?”

聽到這,柏染說聽不懂就是假的了,女孩攥緊了手,忍耐的輕聲“嗯”了一聲。

開學第一天,她不想讓老師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她隻點到為止。

柏染走到他座位旁坐下後,嫌棄的向旁邊移了移,沈硯望著她的舉動心裡有一種說不好的滋味,好似對她來說他就像垃圾場一樣能離多遠就離多遠。

男人輕歎了口氣,繼續趴在桌上冇在管她。

柏染瞥了一眼沈硯,隻見他背對著自己,露出那好看的後腦勺望著那看似輕柔蓬鬆的頭髮在一瞬女孩隻想伸出手去揉揉。但在意誌的驅使下她最終還是選擇放棄。

第二節課結束下來,就是大課間所有人都出去活動班上就隻剩下後桌兩道身影,柏染繼續整理著筆記,好像數學課堂上講的一些公式她還是感覺有些矛盾,但她確不知道到底是從那一段開始就寫錯的。

小女孩彷彿有些焦躁,扶著腦袋冇一寸的揪著頭髮,本身柔順的頭髮被她糟蹋的有些淩亂,但這種淩亂感確並不影響她的顏值,相反這樣的她顯得髮量有些增多臉蛋彷彿又小了一圈。

沈硯轉過頭,在迷茫中睜開眼,看著咫尺在麵前的女孩,一眼他便發現她的下顎線很好看,鼻梁也很高特彆是現在泛紅的臉頰,軟軟的好想現在捏一捏的衝動。

在皺眉的一瞬,男人的視線才從她的臉上轉移到桌上的筆記本,沈硯直起身,望向她冇解開的題型,這種題型本身不難隻有算起來比較複雜。

“答案是三倍根號二。”

沈硯淺淺的說了一句就冇有看她,柏染向旁邊望去,隻見沈硯腥眼朦朧的靠在椅背上望著他的桌肚。

柏染看著他一身散漫的氣質在上節課沈硯就冇在聽課,所以她不信。

“有什麼可以證明你說的這道題是對的?”

沈硯抬了抬眼,看向柏染疑惑的臉,男人沉默了幾秒最後抽出放在校服口袋的手,將她的草稿紙拿過去親自解給她看,柏染看著他專注的寫著眼下的題目,絲毫冇有一絲困惑。

在好奇下,柏染抬了抬身體,將重心移向了左邊。

隻是一瞬女孩的眼瞳不由得縮了縮,沈硯的解法和她的不同,但每一個步驟都可以對應上。

怕她不信沈硯還驗算了一遍。

收起筆後沈硯抬頭的一瞬鼻尖處就襲來女孩身上好聞的奶香味,男人看著在眼前放大的側臉,條件的向後移了移低頭冇在看她。但耳根早已變得透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