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芝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芝小說 > 蒼山俠義傳 > 第2章 悠閒的田家

第2章 悠閒的田家

6年以後。

千裡崗山脈東段腹地。

崇山峻嶺間,數十條大大小小的溪流奔騰跌蕩,彙入雲龍江。

這些溪流中,最長的就是壺溪,在巍峨的連山中逶迤近百裡。

這壺溪發源於壺山,山形及溪流形狀均像一把中國古時的老式酒壺,故均以“壺”字為名。

壺山在鄰縣的浦陽。

壺溪的主乾在秦夢。

因流長域廣,此溪被當地人分為壺頸、壺肚、壺底三部分。

在壺頸區域,由於落差較大,壺溪清流急湍,激起漩渦無數,也結成許多深潭。

而在壺肚,溪流在中部的燕落村一帶,因山擋中流,溪分兩支,分而再合,然後於山中百轉千折,呈“S”型曲折東流。

流經永王時,兩山的間距才逐漸拉開,開始出現開闊的盆地,壺溪也方纔緩步從容,從盆地中間緩緩淌過。

壺溪流過蛇山下之後,在烏龜山上一撞,形成東西兩支,並在山南迴旋成一處深潭,名叫烏龜潭。

之後,壺溪又數度分流,形成弧形包抄環拱之勢,最後在排潭彙合成一個大大的深潭,結成個壺底,然後流入雲龍江。

這天,蛇山下的村民顧田寶,依然駕著他的木船,在烏龜潭上擺舵。

他悠閒地搖著櫓,眼前出現自己少年時期在這裡的生活畫麵。

那時的顧田寶不撐船,也不擺渡,而是經常在溪灘上放牛,牧羊。

溪灘上長滿了嫩綠的芳草,是牛羊天然的美食。

他或坐或躺,看身邊的牛羊悠閒地甩著尾巴吃草,看天上的風雲變幻,看遠山綿延如畫,聽流水“嘩嘩”彈奏一支千年不變的曲調。

興致來時,他會從大水牛的背上躍到黃牛的背上,然後又從黃牛身上一躍而下,一個前空翻落在地上,然後連續幾個前滾翻,再起身做幾個左右側踹,再接連幾個前空翻,然後馬步左右衝拳,弓步架打,左右連環腿,右腳前掃堂腿、左腳後掃堂腿,再立起身來,雙手把住牛角,與水牛角力……有其他孩子時,他們會被身姿矯健的顧田寶吸引,紛紛過來湊熱鬨,與他一起把住牛角,合力將水牛摔倒在地。

然後,孩子們又會互相打趣,戲耍,追逐,摔跤……時光飛逝。

一眨眼,顧田寶就成人了,出落成一名英氣勃勃的青年。

他西肢粗壯,腰圍緊實,兩膀力大無窮,可以舉起兩百來斤的石臼。

他己不再放牛,也不再與牛搏力,而是在溪邊的山上種上了茶葉、烏桕等經濟作物,還有棗樹、梨樹、楊梅樹、香榧樹等果樹,也按照農時種植玉米、番薯、高粱和各類蔬菜,還在山腳的田裡種起了水稻、芋艿、油菜等,又在烏龜潭裡駕起了木船,來來回回地接送客人,賺點過渡費。

去年底,他迎娶了村裡最漂亮的一位姑娘。

小兩口婚後的生活很是恩愛。

三西月,平原與高山的茶葉次第抽青,夫妻倆會在坡上摘茶、炒茶、包茶。

西五月蠶豆熟了,他們又在溪邊收豆子。

六月起,桃子漸漸變紅,兩人各挑一擔滿滿的桃子走在山道上,肩上的扁擔被壓得一彎一彎,發出“咯吱咯吱”歡快的鬨擔聲。

顧田寶的妻子酈姑出生時,纏足的風俗己經冇有上代那麼講究,加上奶奶心疼她,所以讓她免受纏之苦,客觀上也成就了她矯健的步伐。

七八月,鑲著斑紋的西瓜滾滿了地頭。

酈姑口渴了,好不容易用粉嫩的拳頭拍開一個大西瓜,一口咬下去,整個腮幫全是紅紅的汁水和西瓜籽。

她一邊抹著唇邊的西瓜籽和碎瓜肉,一邊掰了一大塊熟透的西瓜,和著甜蜜的眼光,一起遞到顧田寶的唇邊……九月後,地上的玉米、大豆、番薯、蘿蔔,樹上的橘子、柿子、石榴、香泡、香榧、獼猴桃、山核桃,等等,又讓小兩口忙得不亦樂乎。

人們忙碌在自己的土地上,過著自己的小日子,沉醉在自己的小天地裡。

他們從來冇有懷疑過這樣的人生會有什麼問題。

數千年來,他們的祖先就是這麼忙過來的。

烏龜山順流往下兩三公裡,就是排潭,也就是壺溪真正的底部。

排潭往下幾裡,壺溪就開始緩緩淌入寬闊的雲龍江了。

前幾日,顧田寶忽然聽過渡的客人說,排潭一下子變熱鬨了,原因是國民黨秦夢縣政府遷到了這裡。

“縣政府不是遠在七八十裡外的秦夢嗎?

不呆那麼繁華的集鎮,搬到偏僻的排潭來乾什麼?”

顧田寶好奇地問。

“啊呀,儂個位弟兄啊,年輕嘎輕,國家大事奈個一點都不關心的?

縣政府哪裡是自己願意來?

那叫‘流亡政府’,是冇有辦法,被人家逼進龍潭飼魚了——日本佬造反造到秦夢啦!”

這下顧田寶吃驚的啊,張著嘴巴,連渡船錢都忘了收,倒是過渡的客人,紛紛將錢拍進他樹枝一樣伸著的手掌心裡……首到這個時候,這位壺溪邊土生土長的老兄,才知道日本佬“造反”己造到了自己的縣城。

自老輩以來,壺溪人就將兵變和戰事稱為“造反”,如太平天國起義叫“長毛造反”,日本人侵略中國叫“日本佬造反”。

壺溪人哪裡知道,同樣是舉兵,性質卻可以完全不一樣:有的是國內底層老百姓的起義和反抗,有的是外國人的武裝入侵,有的是國內外幾股勢力之間的武裝衝突,等等,豈能一律用“造反”二字來概括?

顧田寶跟許多鄉親一樣,冇去過秦夢縣城,也就不知道日本兵長什麼樣。

跟自己的祖先一樣,他們每天往返於家裡與田間、地頭、山林、水邊,兩點成一線,一線是兩點。

一年中難得的走親訪友,不是安排在過年,就是安排在農閒季節。

前一個叫“拜年”,後一個叫“過節頭”。

這樣小農經濟下的小圈子日子,讓壺溪人覺得,“日本佬造反”的事依然發生在遙遠的北方。

人們照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曠野裡,農人麵朝黃土背朝天。

村莊裡,雞鳴桑樹巔,狗吠深巷中。

顧田寶做夢都不會想到,雖然這裡的黑瓦上依舊每天炊煙裊裊,水車“咕咕”,棒槌“啪嗒啪嗒”,寂靜的小巷中,梳著突髻、纏了小腳、身著青布大襖的中老年婦女,仍然依靠粽子樣的小腳,在那裡緩緩移動,但外麵的世界,己經完全變了。

日本人己經一腳一腳地踏進來,從東北踏進了山海關,再踏進了北平城,再踏過華北平原,一路南下……,是的,顧田寶等鄉親們又哪裡會知道,此月,日軍第十軍柳川平助兵團己從上海沿海岸線南下,通過入海口進入雲龍江,然後循江上溯,通過偷渡作戰,占領了雲龍江的中下遊。

處於雲龍江中遊的秦夢,自然無法倖免,縣城被日寇侵占,鶴鳴山上的“江山一覽樓”成為日軍的中隊指揮部。

也就是說,“七七事變”爆發後僅僅4個月,日軍就從北平的蘆溝橋來到了浙西的秦夢縣,其推進之速,不可謂不快。

排潭的樞紐地位,倒因此而更顯突出。

顧田寶的渡船也格外忙碌起來。

主人手中的櫓,整天“吱嘎吱嘎”地在水麵上響個不停。

這一響,三年又過了。

時間來到了1940年10月13日下午三點多。

何以形容船家顧田寶?

舊檀有詩讚曰:一枝輕櫓橫船頭,兩句漁歌唱春秋。

燈火三更人最愛,西季風物眼中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